白求恩照相机型号是柯达莱丁娜Ⅱ型(Kodak RetinaⅡ)相机Xenon50∕2这款镜头。

 

 

白求恩送给沙飞的柯达-莱丁娜相机

 

“亲爱的聂司令员: 今天我感觉身体非常不好,也许我要和你们永别了!请你给加拿大共产党总书记蒂姆·布克写一封信,地址是加拿大多伦多城威灵顿街十号。同时,抄送国际援华委员会和加拿大民主联盟会。告诉他们,我在这里十分快乐 …..照相机给沙飞….. 诺尔曼·白求恩 1939年11月11日下午4时20分”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手捧这封绝笔信,眼含热泪读了一遍又一遍。后来遵照白求恩“照相机给沙飞”的遗嘱,相机归沙飞使用。

1938年春, 白求恩来到中国革命根据地延安,柯达莱丁娜相机是他来中国之前于1937年购置的。柯达莱丁娜Ⅱ型(Kodak RetinaⅡ)相机,设计特点是小巧便携,它是一台平视取景、双影重叠调焦的135折叠相机。折叠相机一般采用镜头前组移动调焦方式,柯达莱丁娜采用多头螺纹镜头整组移动调焦方式,确保了镜头的成像质量。该机从1937年开始投产至1939年停产,共有三款不同口径的镜头:Kodak Ektar50∕3.5 ; Xenon50∕2.8; Xenon50∕2,白求恩的相机是Xenon50∕2这款镜头。

 

 

从“照相机给沙飞”开始,沙飞用白求恩赠给自己的相机,拍摄了大量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题材的照片,相机如同挚友一直伴随着沙飞,直至1950年3月。沙飞逝世后,沙飞的长子王达理把白求恩赠给父亲的相机及其它遗物,上交新闻摄影局副秘书长兼摄影处处长石少华保管。

 

 

1956年12月19日,中国摄影学会成立,首届学会主席石少华提出:“为了加强我国摄影理论与摄影技术研究工作,为了给将来建立的摄影博物馆做准备,先在学会办公地点设立中国摄影史料陈列室,将一些珍贵的摄影文物展示出来。”石少华身先士卒把沙飞的遗物和其它一些文物,捐给刚刚成立的中国摄影学会,学会其它领导吴群、陈勃、高帆、郑景康等人,也捐出了一些珍贵摄影文物。中国摄影学会迁至红星胡同61号后,在中西合璧的木制小楼的一层,开设了中国摄影史料陈列室,室内添置一排红酸枝展柜,将第一批社会捐赠和收购的珍贵摄影文物展示出来,白求恩送给沙飞的相机是镇室之宝,每逢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摄影家来访,学会领导都会请他们参观中国摄影史料陈列室。文革期间,石家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得知白求恩的相机在学会后,马上派人来学会,打着上级单位指示的旗号,以物归原主为由,索要相机。当时学会正处在无政府状态,要不是《大众摄影》主编佟树珩软硬不吃,抱着相机死活不给,相机险些就被人家索取。

 

 

沙飞夫妇像

  参考文献

[1]《沙飞纪念集》

[2] 《大众摄影》1958年第10期

支持我们的网站
1年 ago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